米花

甜蜜,羞怯,充满力量。让我快乐,又让我绝望

【盾冬】Now or Never (中篇·第三部分)

提示:12岁年龄差,年下攻,养成,巴基养史蒂夫。双视角, @大咸鱼🌚    写史蒂夫的视角, @橘米花 写巴基的视角。

转送门:上篇   中篇·第一部分  中篇·第二部分


15 史蒂夫

 

他希望他们其中一个人可以迅速逃离这个狭窄的空间,把不该发生的一切扼杀在摇篮中。可他们谁都没有这么做,只是任由疑惑、担忧和渴求无限发酵然后迅速蔓延。

巴基抿着嘴揪着他的画册,用前所未有的小心翼翼的语气说话,他看上去被吓坏了。那不是史蒂夫的本意,真的不是。

“我只是……打扫你的房间。”

“你为什么拿着我的画册?为什么要窥探我的隐私?”他用了很重的词,试图用愤怒和叛逆来伪装自己,否则巴基将会看到一个害怕失去的孩子。

巴基不确定地走向他,“我很抱歉,史蒂夫,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
他伸出手,“还给我。”

他没预料到巴基接下来的举动。

“不,除非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…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。”巴基几乎是用了哀求的语气,他的眼睛里装满了担忧和难过,“史蒂夫,你告诉我,我不想再继续猜下去了。你为什么要躲到加拿大,为什么要拒绝我的探视,为什么要在我受伤的时候……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。”

史蒂夫后退一步,他看着停下脚步的巴基,有一种立刻跑出去的冲动,可他像着了魔一般定住,因为他知道,这可能是他唯一的机会。

“你猜的没有错,巴基。”

他看到巴基在用力地呼吸,因为惊讶而张开了嘴,却什么也说不出口。巴基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。他尽量不去思考巴基如何看待这个问题,他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画册掉到了地上,里面的破碎的纸张散落了一地。巴基愣了一下,猛地跪坐在地上,说了一句“抱歉”之后便开始捡起那些画作。

瞧瞧你做了什么,你让巴基伤心了。史蒂夫从来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,他快步走到巴基跟前,蹲下来,按住巴基慌乱的手,“巴基,仔细看这些画……”

“不,史蒂夫,我是长辈,我应该对你负责,照看你长大,让你保持清醒。你不该爱上我。你——”

史蒂夫知道巴基会这么回答,他只想狠狠堵住巴基的唇,不让巴基再说一句拒绝他的话,可他不能这么做。他深吸一口气,把手指搁在巴基的嘴唇上,于是巴基立刻不说话了。

“这不是你能决定的,巴基,”他原本想放下他的手指,可巴基的唇太柔软,他的指尖停在巴基的嘴角,“我也痛恨这样的自己,一直以来我只能索取,而你慷慨地付出你能给我的一切,你给了我一个家。可现在,我想要更多。我很抱歉,我真的很抱歉。”

巴基小心地躲开他的触碰,“史蒂夫,听着,你不要害怕,这可能只是错觉。你只是太喜欢我了,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?”巴基主动按住他的肩膀,在发觉他的不配合之时加重了语气,“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,不喜欢你疏远我,什么都不告诉我,以前的史蒂夫去哪里了?”

史蒂夫甩开巴基的手,率先站起来,然后巴基也站了起来,他们对视。

“他长大了。”

巴基张开嘴,却说不出话。

他无法再忍受巴基总是把他当成孩子,即使他早就长得比巴基高大,即使他们的年龄不过差了十岁,巴基只是固执地把他当成一个孩子,一项责任。他的巴基只想照顾他。这不公平,一点也不公平,巴基永远都不会考虑他们的可能性。

愤怒、气恼、羞愧、渴望……太多的情感像是烈火一般在他的胸口燃烧,他的心脏疼得厉害,更让他心疼的是巴基脸上写着的难以置信和痛苦。

“史蒂夫……”

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,他决定抓住它,在他死去之前一定要尝尝巴基的味道,他在失去理智前用最后的力气对巴基说:“你现在还有机会立刻远离我。我建议你这么做,巴基。”

巴基的表情变得变幻莫测,“你在说什么傻话,我不会抛下你的——”

可我宁愿你抛下我。史蒂夫这么想着,咬住了巴基的唇。他想要温柔一些,毕竟那是巴基,可他的脑子一片空白,有什么东西沸腾了,他的眼前出现一道白光。他听到巴基因为吃痛发出的闷哼,在巴基能够推开他之前,他放开了巴基的唇。然后又一次,再一次,第四次的时候巴基张嘴想要说什么,大概是想要阻止他,他顾不得那么多,又一次堵上那张唇,顺势把舌尖伸进了巴基温热的口腔,想要在上面留下自己印记。

巴基开始反抗,却只是想要推开他,不回应他的吻,尽量不去伤害他。即使是这个时候,巴基还在从容他,把他当成一个孩子。他听到他的理智被狠狠撕裂的声音。他把巴基抵在书桌的边缘,轻易而有些粗暴地将他的巴基抱起来放在桌面上。巴基惊呼,因为想要保持平衡在慌乱中搂住了他的脖子,他的血液沸腾得更欢快了。他知道他误解了巴基的意思,因为巴基根本没有回应他。

他知道巴基没办法呼吸,他也没办法呼吸,这个吻只是这样漫长、痛苦和难以忍受,所以最后他只是留恋地吮吸巴基的气息,然后放开怀里的人,转身,继续奔跑。

 

 

16 巴基

 

也许在史蒂夫的词典里,“循规蹈矩”这个词就从来没有出现过。好吧,去掉“也许”这两个字。

巴基双手撑在洗手台上,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滴着水的湿发,灰绿色的眼珠,鼻子,嘴唇,轮廓,是,这是他自己。可是感觉哪里不一样了呢,是哪里呢,他不知道。

他想要做到思想放空,可是已经迟了,他不受控制地去想史蒂夫,他无法让自己不去想史蒂夫,无法不去想史蒂夫的那个吻。

老天啊,史蒂夫对他做了什么?!

接吻不会让巴基慌张,与他接吻的女孩子多了去了,如果说,他因为接吻而不知所措,那一定是假的。可现在,他确确实实不知所措了。

让他六神无主让他惊慌失措的是接吻对象。他没想到史蒂夫会这么做,更没想到史蒂夫对他是这样的感情态度。

这一定不是真的,一定是在做梦,一定是这样的。醒醒,巴基,找点儿什么,对,一定有什么可以唤醒他的kick吧,就像盗梦空间里那样,坠落或者死亡,就从梦里醒来了。等一下,他不能选择坠落或者死亡,那样子一定很惨,被史蒂夫看到会吓到的。

这一定是错觉,史蒂夫这才十七岁,很多事情没有经历过,他只是没有遇到喜欢的人,只是将多年来的过分依赖错当成其他的什么了。对,一定是这样。这是史蒂夫的错觉。

焦躁,紧张,不安。

不可置信,无法相信,难以接受。

他把史蒂夫当作家人,史蒂夫就像是他的弟弟,可是史蒂夫呢,史蒂夫吻了他。这一定是做梦,一定是的。

老天啊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为什么史蒂夫会这样做,为什么史蒂夫要选择他。

巴基思绪纷乱,他本来是想理清头绪的,可现在却越理越乱,他的心脏在狂跳,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跳动着,他的脸颊发烫,比醉酒后的燥热还要难以形容。他的手在发抖,呼之欲出的想法在心底汹涌翻腾着,不,不,不是真的。

失去理智的究竟是谁,真的是史蒂夫吗。

什么跟什么啊巴基,你醒醒吧,这就是真实发生的,史蒂夫,那个小崽子,强吻了你,而你做了什么,你只是任由他对你做了他想做的事,你任由他吻开你的嘴唇,任由他在你的口腔中放肆,任由他将你紧紧抱在怀里。承认吧,你根本就没有想推开他。

你在纵容他,或者,你根本就对他——

巴基想到这里,惊恐万分地重新抬起头,镜子里的自己变得那么陌生,压抑在最心底的秘密正在挣扎着破土而出,趾高气扬地想要吞没他的一切,不可一世地想要改变他的思想。

不是这样的。

不,才不是。

他一拳砸到镜子上,平静光滑的镜面缓缓向周围开裂。

疯了,真他妈疯了。

巴基匆忙离开盥洗室,回房间换好了衣服。

他需要静一静,他必须先从家里出去,去夜店也好,赌场也罢,只要不在这个地方就好,只要可以分散他的心神,他什么也不想思考了,他已经无法再清醒得思考什么了。

 

 

巴基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,他不想去接的,可是不停歇的铃声更让他头痛欲裂。

“娜塔莎现在才早晨六点,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吗。”巴基手臂遮住了眼睛,努力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点声音。

“那我现在告诉你,现在是下午十五点二十一分,你错过了制药公司的签署仪式。”

“什么?”巴基猛地从床上坐起来,“今天是工作日吗?”

“是啊巴恩斯老板,听你这声音肯定又出去找乐子了。”

巴基拉开窗帘,刺眼的阳光让他忍不住又把窗帘拉上了,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,打着哈欠走出卧室,路过史蒂夫房间时往里瞥了一眼,心脏先是提起来,发现史蒂夫不在又忽地一下回归原位。

“罗曼诺夫女士,你打电话吵醒我睡觉就是要告诉我这?”他走下一个又一个台阶。

“嗯?巴基,你怎么了?”

“什么我怎么了?”

“刚才说话时突然紧张了?说吧,”电话那端的娜塔莎坏笑起来,“是不是你旁边有什么可爱的女孩子啊。”

“什么乱七八糟的,你说重点好吗。”

餐桌上摆放着没有动的午饭,也不知道史蒂夫跑哪儿去了,巴基没来由的一阵窝心。

“就是啊,人事部那个叫克林特的家伙你知道吗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在十二层的茶水间那里,有咖啡的香味,桌子上还有很多小饼干。”

 “说重点。”

“我吻了他。”

“……什么?”

“我说,我吻了他。”娜塔莎重复道。

巴基真是有点儿怕“吻”这个词了,他已经开始运转的大脑就这么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史蒂夫,昨天发生的事情就这么呼啦啦地全部浮现在了眼前。他以为在酒吧喝完三瓶伏特加就可以把那件事忘记,可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回想起来了。

“巴基?巴基有听我说吗?”

“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吗?”

“什么?当然没有!!!那小子暗恋我就是不敢跟我说,我受不了他的扭扭捏捏就先下手为强了。”

巴基扶额,果然是娜塔莎的作风。

“我吻了克林特,他很惊讶,还脸红了,但是他很快就回吻了我,也不知道吻了多久,反正就是,我觉得和他接吻真不错。”

“祝你们幸福,但是请不要和我提‘吻’这个词了。”

“为什么,恋爱专家,听着您好像陷入了情感问题?”

巴基咬着面包从餐室出来,坐到客厅沙发上,“你这什么幸灾乐祸的语气,我只是有点……心烦意乱。”

“哇哦,我们的巴恩斯老板终于又要谈恋爱了吗,是哪个姑娘这么幸运啊让他一见倾心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男孩子?”

“……娜塔莎!”

“好好好,不逗你了。我是想问你,今天有没有空出来,带史蒂夫一起我们吃个饭,他可是要准备考大学的人了,我有个朋友对于选学校这方面比较擅长。”

“我觉得只有学校争抢着要史蒂夫的份。”

“好吧,你赢了。”

巴基听到了娜塔莎的笑声,自己也忍不住扬起了嘴角。事实就是这样啊,史蒂夫是最优秀的。

“克林特人不错,你答应他了吗。”

“我还没想好,不过你到底心烦意乱什么?”

 “也没什么。”

“让我猜一下,嗯,和吻有关,难道史蒂夫的初吻没有了?”

“额,你为什么想到的是史蒂夫?”

“这不是刚好谈到他了吗,快告诉我,是不是!”

巴基已经想象到娜塔莎一脸八卦的兴奋样子了,他默默叹了声气,“或许吧。”谁知道是不是那是不是史蒂夫的初吻,如果真的是的话,那岂不是他夺走了史蒂夫的初吻?

 “那你烦恼什么啊,这很正常好不好。”

巴基没说话,心想他快要被那个吻烦恼死了。

“圣母耶稣基督啊,”娜塔莎的声音忽然变得激动起来,“他是不是吻了你?是不是?你就告诉我是不是?”

巴基的第一反应是把手机扔出去,然后他真的扔出去了,然后刚好被回家走进客厅的史蒂夫给接住了。

“巴基?巴基?你不说话我就默认了啊。”

场面忽然有点尴尬,巴基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拿回自己的手机,顺便和史蒂夫打了声招呼就上楼了。

他关上门,心脏还在狂跳,不知道是因为娜塔莎的话,还是因为见到了史蒂夫。

“娜塔莎,”他倚靠着墙壁坐到地板上,气喘吁吁地说,“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娜塔莎沉默了一会儿才说:“我早就看出那小子喜欢你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巴基不可置信地提高了声调。

“他看你的眼神根本毫无收敛,我家的猫都看出来了,也就你迟钝。”

“这是什么比喻,你家那只猫这么厉害?成精了?”

“你不知道吧,去年公司年会上,你不是带史蒂夫来了吗,坐我周围的几个新人小姑娘都在猜测那是不是你男朋友。”

“……什么?为什么???”巴基有点崩溃了。上次去加拿大,史蒂夫的室友误会他们,酒店前台也误会他们,其实除了这两次,还发生过不少类似的事情,巴基无奈地捂脸,难道他们真的那么就容易让人误会吗。

“还有什么为什么,你们看起来确实像一对儿,尤其是现在,史蒂夫高出你那么多,还总是用最温柔的眼神看你,不被误会才怪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确实挺搭的。”

“娜塔莎,话题是不是跑偏了。”

“哦,你是说你该怎么办是不是,这个史蒂夫可以啊,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可以啊,丝毫不拖泥带水,真是勇气可嘉,佩服佩服。”

“娜塔莎……”

“好吧好吧,巴基,告诉我,你喜欢那个吻吗?”

“什么?不!我的意思是,不是,这没什么喜欢不喜欢的,这是,这,那可是史蒂夫,我是直男,明白吗娜塔莎!”

“好吧,你是直男,你不喜欢男的,你只是喜欢史蒂夫。”

“什么?不,我不喜欢,不是,我是说,我对史蒂夫不是那种喜欢。”

“哪种喜欢?喜欢就是喜欢,有什么不敢承认的。”

“你不明白,娜塔莎,这是个错误,”巴基长长的舒气,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去,“我,我只是无法接受。”

“无法接受其实你也喜欢史蒂夫这件事吗?”

“娜塔莎!不是你想的这样,我是说,”巴基真的快崩溃了,他不知道说什么,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,他只是害怕,“我也不想这样,我不知道怎么办,你知道这不合理,他是我的弟弟。”

“你俩连表兄弟都算什么,别强行攀什么根本就不存在的血缘关系了好吗。”

“我已经二十九岁了。”

“所以,你喜欢他是不是?”

“我现在想挂断你的电话。”

“那你试试看啊,巴恩斯,有些事情不需要我讲道理,你也没什么需要我开导的地方,不过我希望你别逃避,决定权在你自己,不过话说回来,你家史蒂夫还真是挺厉害的,我没料想到他会动作这么迅速,我要赞美他。”

“……”

巴基挂断了电话,他觉得还是要找史蒂夫谈一谈了。关于谈话沟通这方面,几乎就从史蒂夫来到这个家之后再没有间断过。

打架,需要谈话沟通。挑食,需要谈话沟通。顶撞老师,需要谈话沟通。反正不管怎么谈话沟通,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,巴基觉得史蒂夫从没做错过什么,不是他偏袒史蒂夫,而是真的就是这样,史蒂夫从没做错过什么,可是现在……

他打开房门,喊史蒂夫的名字,没有人应声。不是吧又出去了?巴基在整栋房子里喊了来回喊了好几遍,终于确定史蒂夫又出去了。直到太阳下山,史蒂夫才回来,买了一堆食材,看到巴基后也只是笑了笑就进了厨房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巴基一直在尝试与史蒂夫谈话,但是史蒂夫根本不给他机会。这不仅让巴基感到挫败,更让巴基觉得他和史蒂夫越来越疏远,他知道史蒂夫在躲着他,可他不明白史蒂夫为什么要这样做。既然有勇气吻他,为什么现在又这样做。可是话说回来,巴基其实还是在纠结,他对史蒂夫的态度模糊,他自己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也不知道到底要和史蒂夫说些什么,但就是觉得,他需要和史蒂夫说一下。

 

 

17 史蒂夫

 

他知道他失去理智了,他知道他失去控制了,他知道他失去巴基了。

夜风从他的耳边呼啸而过,他跑得太快,不管是他的肌肉还是他的心脏都无法承受他的速度。他能继续奔跑,奔跑,直到他远离他的错误。可当他闭上眼,他可以感受到巴基在他身上残留的气息。

甜蜜、苦涩、清新、温暖……关于巴基的一切拖慢了他奔跑的速度,他感到一阵眩晕,然后他再一次看到他和巴基的家。

不管发生什么事,他总会回到这里。他想要转身离开,再一次向反方向跑去,离那个人远远的,如同那个人希望的那样。他的手脚完全不听他的使唤。

他看到客厅里还亮着灯,温暖的橘色灯光一点都不抗拒他的存在,他推开门,巴基不在客厅。当然,巴基总是会给他留一盏灯,这不是习惯,只是下意识的举动。

比走进他们的家更艰难的是走进他的卧室。史蒂夫做到了。

淋浴后他躺回自己的床,故意不去看他的书桌,不去看已经整理好的画册。他没办法想象巴基是如何在他离开后把那些散落的画纸收起来,把一切还原成原来的样子。

那是自欺欺人,他们都清楚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史蒂夫关灯,在黑暗中闭上眼,用力地把那些不该出现的画面删除,他甚至听到巴基在叫他的名字。

上帝,救救他,怜悯他。不,他早就被上帝抛弃了。

他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回味,不,怎么可能是最后一次,他不知道要靠那个吻度过多少岁月。他才十七岁,却仿佛活了一辈子。史蒂夫苦笑,不需要刻意就能回想起一切的细节,巴基柔软而甜蜜的嘴唇,紧皱的眉头还有笨拙的动作……

这不公平,他不能选择他爱上谁,他也不应该爱着巴基。

他开始躲着巴基。

这并不难,他熟悉巴基的作息,他可以在他们同处一室的前提下一整天不出现在巴基的面前。他坚持了几天,然后发现这确实是短时间内他应该做的事,这也是,他能够为巴基做的事。

巴基没有主动找他,这很好,否则事情只会变得更糟糕。

他每天在天没亮的时候出去晨跑,回来的时候巴基已经出门去上班了。中午巴基不会回来。他会在巴基下班前做好两个人的晚饭,简单地吃完后躲在房间里画画或者看书。巴基会在吃完晚饭后去书房继续工作,等书房的灯亮起来,他就继续出去跑步。

他变成了一个机器人,重复这样的生活。他必须承担这个后果,他应得的。

 

 

他放松了警惕,于是在一次晨跑结束后,他在客厅遇到了巴基。苦涩的泡泡瞬间堆积在他的喉咙,他说不出话,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然后巴基开了口。

“过来,史蒂夫。”

史蒂夫低下头,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躲进自己的房间里,除非巴基是想叫他收拾东西滚蛋。

“你给我过来,史蒂夫·罗杰斯——”

巴基生气了,他在几米之外都能感受到铺天盖地的怒意,他停下脚步,没有转身。巴基怒不可遏地来到他的跟前,“我受够了,史蒂夫,我受够了。”

所以巴基确实想要让他收拾东西滚蛋,史蒂夫当然想过这个后果,可他的眼眶还是忍不住红了。

“跟我说话,史蒂夫。”巴基气得发抖的样子让他心疼,他张开嘴,在听到自己嘶哑的声音后意识到这几乎是他这两周来第一次说话。

“我很抱歉……”他小心推开巴基,“我去收拾东西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巴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“你要去哪里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反正我已经被你抛弃了,不,是我逼你这么做的,对不起,巴基。

“这是你的家,史蒂夫,你要去哪里?”巴基的眼里闪着水光,“你一定要这么逼我吗,史蒂夫?这么多天来我一直在忍受你的逃避,可你现在只能说出这句话吗?你只需要道歉,史蒂夫,哪里也别去。”

我只需要道歉,然后你会像原谅一个不懂事的孩子那样原谅我,假装不知道我爱你对吗,那就是你想要的。

史蒂夫一瞬间被愤怒和痛苦蒙蔽了双眼,“为什么道歉?因为我爱你吗?因为我想亲吻你甚至占有你吗?难道你没有爱上过什么人吗?”他说完后别过脸,不去看巴基,因为他有可能在巴基面前流下眼泪。

他这些年流的眼泪,都是为了巴基。

“我并不是那个意思,史蒂夫。我并不是不尊重你的感受我只是……”巴基的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无助和心碎,紧紧揪着他的心脏,差点让他妥协,但他做不到这个。“史蒂夫,你看着我,别走,留下来……给我点时间,我会好好考虑。”

“考虑什么?”史蒂夫听到自己的渴求和突然滋生疯长的希望,这让他再一次确认他是多么深爱眼前的这个男人。

巴基的脸依然很红,因为愤怒或者难为情,史蒂夫不得而知。巴基移开了视线,咬着唇,“关于我们的关系……”

“你有选择权,巴基,拒绝我或者接受我。”

巴基似乎被他如此直接的话语弄得有些不知所措,可他不得不给巴基一些压力——多余的选择是没有必要的。

“如果你拒绝我,请不要强求我留下,因为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你和别人约会结婚生子。如果你接受我,千万不要是因为你可怜我或者是舍不得我。其实我真正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,一个新的开始,一个爱你的资格。”

巴基看他的眼神已经带着怜悯和哀伤了,他受不了这个。

巴基沉默不语。半晌,巴基才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。

“你为什么会对我……”

“因为爱上你实在太容易了,巴基。”

巴基的耳根一下子红了,这让他的希望生长得更加迅猛。巴基别过脸,故意不去看他的眼睛,“我们先坐下吧,我想我需要制定一些规则,在我考虑的期间。”

他尽量心平气和地坐在巴基身旁,也不去纠结巴基刚才如何忽视他的表白,毕竟巴基说过他需要一些时间。

“第一,不要躲着我。我也不会躲着你,不要装作我们是陌生人。”他看着巴基说出那个要求时的表情,知道自己的逃避真的深深伤害了他最爱的人。于是他点点头。巴基笑了,继续宣布他的要求,“第二,你可以表达自己,但是不要强吻我……提前告诉你,追女孩子的那一套对我来说不管用;第三……不要躲着我。”

“你说过了。”

“我知道,我只是强调一下。”

“我答应你。我不想伤害你或者把你吓跑,所以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的感觉。现在,我能不能提出几个要求?”

他们“心平气和”地谈着自己的条件和要求,确实有些令人难过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。史蒂夫深吸一口气,继续说:“我的要求很简单——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,还有,做选择的时候,不要勉强自己。”

巴基痛苦地呻吟了一声,“我答应你,史蒂夫。”

“快去上班吧,你该迟到了。”

巴基转了转眼珠,匆匆跑到厨房拿上他的早餐,然后迅速消失在门后。

“史蒂夫——”史蒂夫抬眼,看到巴基从门口探出的半个身子,他的额前有一撮俏皮的头发,“晚点见。”

“晚点见,巴基。”

 

 

 

Tbc.

 

史蒂夫知道自己和巴基相差十二岁,不过他任性地四舍五入了,自认为相差十岁,就想缩短与巴基的年龄差。这孩子真是……

 



评论(24)
热度(380)

© 米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